非诚“婺”扰
发布日期:2013-05-07

    婺源曾经是我生命中的一个情节,很多年前,它就停留在我记忆中的某个地方,像砂粒一般寂静与执着,我有时会忘了它的存在,一任时光荏苒。今天应普锐斯之邀,我又踏上了寻访婺源的旅程,当婺源在普锐斯滚滚前行的车轮下一步步逼近时,才发现,它原来一直在那些逝去的光阴里耿耿于怀


    多年前的那次婺源之行总是无法让我释然——我从千里之外赶来,却只能站在酒店的大玻璃窗前,看着外面的倾盆大雨发呆,传说中的油菜花和白墙黛瓦躲藏在雨幕的背后,只有风起的时候才可以在空气中稍稍闻到一点儿它们的气息。而当第三天我登上返程的航班时,雨开始停了……婺源在我面前收起了她最美丽的妆颜,以至于在后来的很长时间里,总有一些明黄色的油菜花儿在梦里的白墙黛瓦间一支一支地开放。


无梦到徽州
    今天,我又在婺源的清晨中醒来,窗外似乎还飘着一层细细的雨雾,两辆银色的普锐斯静静地安守在窗外,它把我们从千里之外的北京带到婺源,让我们能以更加自由的方式去亲近婺源,而且还不会给自然环境带来额外的负担。虽然已经6点多了,但街道上极为安静,小城显然没有大都市那种紧凑的生活节奏,此刻大部分人还安睡在梦中。偶尔有早起的妇女在河边浣洗衣服,隐隐约约的捶打声在这个小城的清晨绵延回响了千百年,窗外的星江河水流舒缓,它见证了这座城市的沧桑,也目睹着江边浣女的生生老老,岁月如同绵延东去的河水,不休不憩、无声无息。


    婺源曾经是古徽州一府六县之一,因地理环境偏僻,躲过了历史上数次浩劫,从而有幸保留着最原始的传统文化底韵,“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汤显祖给这里留下了千古流传的佳句,而大街小巷间至今还浅吟低唱着各种版本的《牡丹亭》。我们住在婺源县城的中心区,酒店对面就是穿城而过的星江河,它哺育着小城祖祖辈辈的人们,不远处河岸密林中有硕大的观音像,为百姓祈福迎祥。远山苍翠,近水清洌,白墙黛瓦掩映其中,打开窗户其实就是一幅绝美的景致。是否当年也有同样绝美的一个女子,倚窗清唱着“良辰美景奈何天”呢?是否当年才子朱熹就在那扇窗后写下了“一寸光阴不可轻”呢?
    收拾好随身行李沿楼梯拾级而下,外面空气里弥漫的各种花草的混合香气立刻裹挟住身体,甚至让人有些微醺。街上早点摊儿才开张,包子在笼屉里正冒着热气,米线是必须的,浓重的酸辣口味。老板正忙着做当地一种传自古徽州的特色小吃——蒸汽糕,笼屉上倒上薄薄的一层米粉,转匀后上炉蒸,2分钟即熟,然后涂上香菇沫、虾米、豆芽沫、干笋、干豆角、辣椒、葱、豆腐干沫等十几种作料,爽滑酸辣非常过瘾。


    按下普锐斯的启动按钮,却没有一丝发动机的声响,轻打方向,我们就这样出发了。电量充足的情况下,普锐斯在低速行驶中可以仅靠电机前行(因纯电行驶里程很短,发动机会很快参与进来),也许是因为现代感十足的车身线条与这个城市的古老建筑不能相容,在悄无声息中行进的普锐斯还是打破了这个小城的宁静。第一站月亮湾,它是去李坑路上的一个小岛,在江中心呈弯月的形状,当油菜花盛开之时,从高处望去可见到一轮金黄色的弯月。大部分游客第一站都会选择月亮湾,仅仅是因为它是婺源东线游览的起点罢了。第二站李坑,是婺源最主要的游览景观之一。


白墙黛瓦间
   月亮湾适合走马观花,那么李坑就需要细细品味了。史料中记载李坑创建于北宋年间,历史中最值得骄傲的当属在南宋年间曾“出产”过武状元一名。村落距婺源县城12km,环山绕水、布局奇巧。典型的徽派风格建筑错落着建在河的两岸,虽然称之为河,但宽处不过六七米,各式各样的石拱桥和木桥横跨其上。桥下依然有船穿过,岸边石埠洗衣洗菜者悠然自得。走进古村,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虽然商业化气息越来越严重,但依然存在的原住民仍然固守着他们文化和生活习性,在外人看来,这和现实之间至少整整有一个时代的距离。两岸的建筑之间,有一两处明清古居已经坍塌,它们站立了几个世纪,却终敌不过似水流年。一点点儿的雨飘落,街巷中的青石板路显得格外诱人,而此刻最嘴馋的当属村中所酿糯米酒,斜桥细雨,亭台之上把酒临风,那一刻酒不醉人人亦醉。


    走到村落的尽头有一小路可直登后山,竹径悠长,有泉水声如鸣佩环,制高点处鸟瞰全村,黛瓦层层,而远处的京福高铁大桥雄浑壮阔,让人感慨在其之下的李坑究竟还有多少未来。
   
下一页
    另一个值得去的村子叫思溪延村,这个原本不在我们的旅行计划中,只是它的名字思溪和非诚勿扰中的那个西溪有些音似,当路过这个村口的时候忽然想起了电影中的那句话:西溪且留住。同志们便按捺不住前往的欲望。思溪南宋始建,至今已逾800年,当年建村者俞氏以“鱼”思念清溪水而得名。很多后人在外面闯荡后衣锦还乡,在村里修建了大批府第楼阁、祠堂碑坊等等。因村内明清建筑保存完好,当年的《聊斋》便拍摄于此。从思溪出来恰逢午后,阳光逐渐醇和,在村落中数栋房屋起伏的的白墙上留下了金黄色的影子,旅游产业为村民们带来了丰厚的收入,却也带走了当年那种闲适安逸的生活。


印象婺源
    大鄣山和卧龙谷是剩下行程的主要内容,其中卧龙谷山谷悠长、泉水跌宕,山间百花争艳尤为热闹。山麓中有商家开设的茶吧,寻一片静水,守一杯清茶,鸟鸣水声此起彼伏,让人恍惚间忘记了尘世……卧龙谷顶是观赏油菜花最壮观的地方,一层一层的黄色铺满了山野。大鄣山因为林木茂盛则成为婺源的大氧吧,其间我们还抽空儿去了一趟彩虹桥,那是当年《闪闪红星》的拍摄地。由于同志们对自然风景的关注度显然不如人文景点,所以都浮光掠影而过。
    吃在婺源需要相当一部分勇气,一方面是因为口味奇重,饭菜的咸辣一般人不能承受,最著名的菜有红烧荷包红鱼,其实就是红鲤,味道和做法都很一般,远不如当地的小溪鱼鲜美。竹林中春笋遍地而且价格极其便宜(一元一斤),配上腊肉清炒百吃不厌。好山好水出好酒,当地最著名的特色酒当属清华婺酒,味道醇厚而甘洌,酒香浓而不艳,茶园遍山可见,主产品以绿茶为主。大多数来婺源的游客所关注的油菜花倒是没必要刻意去看,因漫山遍野都是,身处婺源其实就已经是人在“花”中游了。


    车行花海,别有一番滋味,普锐斯的混合动力协同驱动模式一方面提供给驾驶者丰沛流畅的动力,另外又提供了宁静的驾驶环境和极低的污染排放,从北京往返婺源行程3000km,在4人标准乘坐的条件下实现了百公里4.8L的超低油耗,它对环境的友好度要远远高于其他单纯搭载汽油发动机的车型。近年来,婺源当地政府也在大力进行环境的整治工作,针对于环境的可持续性发展规划已经放到新一任领导班子的案头上,当人们真正把婺源还给大自然后我们才能够真正地拥有它。